笔下文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下文学 > 变身B站萝莉 > 68、王霸之气?

68、王霸之气?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小说网..org,最快更新变身b站萝莉最新章节!
  
  “若涵,现在我们就开始交往。”他抬起她的下巴,认真的说道:“从现在起,我是你的男朋友,是你未来的丈夫,是决定要和你共度一生的男人。而你是我的女朋友,是我未来的妻子,也是要和我共度一生的女人。”
  
  江若涵眸光闪动,已经说不出一个字了。
  
  阮逸风压下薄唇,温柔的,深深的,虔诚的吻住她,给她带来一种深深的震撼。
  
  她还是第一次体会到亲吻的感觉——
  
  不,是在她的记忆里第一次体会到,这种感觉很奇妙,就像人们说的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。
  
  江若涵沉醉了,感受着他的温柔,他的宠爱,他的深。
  
  她心想,管他过去发生过什么,反正她都不记得了。
  
  她要的只是现在,现在他对她很好,她被他吸引了,她就要和他在一起。
  
  依依不舍的结束这个吻。
  
  阮逸风用力抱紧她,下巴搁在她的肩窝里,低哑的开口:“若涵,怎么办……”
  
  “什么怎么办?”
  
  “怎么都亲不够,很想要你,怎么办?”
  
  “……”江若涵红了脸,她轻轻推了推他,没有推开。
  
  “不吃蛋糕吗?”她问。
  
  “不吃,想吃你。”
  
  “……”江若涵的脸已经快透了,他说话能矜持点吗?
  
  “可是我的肚子饿了。”
  
  阮逸风这才不舍的放开她,伸手宠溺的刮了刮她的鼻子:“好,先喂饱你的小肚子——”
  
  他的尾音拖的很长,炙热的眼神含着另外一层深意。
  
  先喂饱她,然后……再喂饱他吗?
  
  江若涵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,她想逃,可是,她感觉她逃不了了。
  
  阮逸风切了一块蛋糕过来,她伸手要接,他b开她的手,牵着她到树下的秋千上坐着。
  
  秋千轻轻晃动,头顶是一闪一闪的萤火虫,浪漫的音乐一直在淌。
  
  江若涵感觉现在好浪漫,好梦幻唯美。
  
  阮逸风用叉子舀了一点蛋糕喂她,她不好意的张嘴吃下,在唇边留下一点r白的油。
  
  “嘴唇弄脏了。”
  
  “哪里?”
  
  阮逸风低下头,将油吃干净,低哑道:“这里。”
  
  江若涵的脸又红了。
  
  明明还没有完全到夏天,可是她感觉好热,周围的空气都在发热,她的身子更是发热,恨不得找一把扇子来扇一扇。
  
  阮逸风自然看懂了她的心,他邪肆唇,又舀了一些蛋糕喂给她。
  
  他喂的速度很慢,每次才一点点,江若涵感觉他像是在喂小狗。
  
  “我自己来吧。”
  
  阮逸风摇头,“这是我的任务,你不能帮我完成。”
  
  “……可是这样吃着好慢。”
  
  “有更慢的方法,你要试一试吗?”
  
  “什么?”江若涵傻傻的眨眼。
  
  阮逸风吃了一口蛋糕,突然扣着她的后脑勺,把蛋糕哺给她——
  
  油在口腔里化开,留下浓浓的香味……
  
  这样大胆的方式江若涵很。
  
  她的骨头几乎都,身子在他的怀里,全身上下都没有力气。
  
  ……
  
  长久的热吻结束后,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分钟。
  
  江若涵羞红了脸,把头埋在他的怀里,脖子都变成了。
  
  “是不是很慢?”阮逸风揉着她的脖子,含笑的问。
  
  慢死了!
  
  早知道她就不说他喂她吃东西慢了。。。
  
  “还要来吗?”阮逸风低头下来,轻轻的问。
  
  “不要了!”江若涵更加羞涩,怎么都抬不起头了来。
  
  “真的不要了?我觉得这样吃很好吃……”阮逸风故意邪肆的说。
  
  江若涵羞恼的捏一把他的腰,阮逸风浑身一震,瞳孔幽暗。
  
  她不知道吗,那个地方很敏感的……
  
  “若涵,你惹到我了!”他黯哑的说。
  
  江若涵不解的抬头,然后撞进他深入黑洞的眼里。
  
  阮逸风痴痴的看着她,缓缓凑近她的脸——
  
  阮逸风知道她身体的变化,几乎在她虚软下来的时候,他就放开了她的嘴唇。
  
  江若涵把脸埋在他的怀里,额头死死的抵着他的膛,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!
  
  他一定是都知道了,太丢人了!
  
  “抬起头来。”阮逸风看着她像鸵鸟一样把头埋深深埋着,高高屁股的样子,就感觉很好笑。
  
  “……”死都不抬头!
  
  阮逸风拍了拍她的后背,轻声哄道:“没什么好害羞的,过去我们是夫妻,这很正常。而且这只是接吻,还没有做到最后一步,用不着害羞。”
  
  是啊,只是接吻而已,可是她都到了顶峰,能不丢人吗?!
  
  江若涵十分羞恼,感觉他就是故意的。
  
  她发狠的一口咬上他的膛,以此来她的郁闷。
  
  阮逸风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他的手伸到她的后背轻抚,嗓音粗重道:“若涵,你别咬了,你越咬我越兴奋,小心擦枪走火。”
  
  江若涵猛地抬起头,迅速滑下他的身子转身就走。
  
  阮逸风肯定不会允许她逃跑,他大步上前抓住她的手腕,从后面搂住她的身子。
  
  “放开我,我要走了!”江若涵羞恼的挣扎。
  
  阮逸风不但不放,还更加抱紧她。
  
  “不放!”他的脸贴上她的脸,磨蹭着她细滑的肌肤,“我好不容易才抓住你,再也不会放手!就是死,也不放手!”
  
  江若涵眸光闪动,人也安静下来。
  
  她明白了他话里的意,他的话明明那么霸道,可是她却一点都不反感。
  
  心反而因为他的话,变得更加柔软。
  
  阮逸风就这样静静的抱了她一会儿,然后抱着她转身,面向眼前的漂瓶。
  
  “这些萤火虫都是为你准备的,一共有十一个瓶子,每一个瓶子里有十一只萤火虫,你猜十一代表什么意?”
  
  是啊,只是接吻而已,可是她都到了,能不丢人吗?!
  
  江若涵十分羞恼,感觉他就是故意的。她发狠的一口咬上他的膛,以此来她的郁闷。
  
  阮逸风眉头都没有皱一下,他的手伸到她的尾骨,嗓音粗重道:“若涵,你别咬了,你越咬我越兴奋,我快。”
  
  江若涵猛地抬起头,迅速滑下他的身子转身就走。
  
  阮逸风肯定不会允许她逃跑,他大步上前抓住她的手腕,从后面搂住她的身子。
  
  “放开我,我要走了!”江若涵羞恼的挣扎。
  
  阮逸风不但不放,还更加抱紧她。
  
  “不放!”他的脸贴上她的脸,磨蹭着她细滑的肌肤,“我好不容易才抓住你,再也不会放手!就是死,也不放手!”
  
  江若涵眸光闪动,人也安静下来。
  
  她明白了他话里的意,他的话明明那么霸道,可是她却一点都不反感。
  
  心反而因为他的话,变得更加柔软。
  
  阮逸风就这样静静的抱了她一会儿,然后抱着她转身,面向眼前的漂瓶。
  
  “这些萤火虫都是为你准备的,一共有十一个瓶子,每一个瓶子里有十一只萤火虫,你猜十一代表什么意?”
  
  江若涵下意识的就想到了一心一意。
  
  阮逸风唇笑道:“代表一心一意。”
  
  播放出的音乐顿时进入高,江若涵的心也跟着音乐的节奏,进入了最高。
  
  她的眼里有晶莹的泪花在闪动,她发现她完了。
  
  这个男人太会调,她已经彻底被他征服了。
  
  这辈子,她还有机会逃脱他吗?
  
  她心想,肯定没有机会了,除非他主动不要她。
  
  “阮逸风,我们能一直在一起吗?”她轻声的问。
  
  “能。”阮逸风的回答很坚定,他黑沉的眼眸微微闪动,“一定能。只要你不离不弃,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。”
  
  江若涵多少感觉到了一些安全感。
  
  原来不光是她在患得患失,他也同样患得患失。
  
  “把萤火虫放出来,然后我们永远在一起的愿望就能实现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江若涵抬起手,把封住瓶口的纱布揭开,一只只萤火虫飞出来,在他们眼前一闪一闪,然后带着他们的愿望飞向远方。
  
  “若涵,萤火虫就是我们誓言和爱的见证,以后看到它们,我就会想到今天。”
  
  她也是,看到萤火虫,她会想起这一刻这个男人给她的感动,和浓浓的幸福。
  
  江若涵把所有的萤火虫都放飞了。
  
  可是到了最后瓶,有一只萤火虫却趴在瓶底没有离开。
  
  江若涵的笑容僵住,它要死了吗?
  
  忽然,萤火虫又飞了起来,健健康康的飞走了。
  
  江若涵不露出开心的笑容,差一点她还以为他们的愿望无法实现了。
  
  “接下来我们该去参观我们的家。”阮逸风牵着她的手,朝着别墅走去。
  
  他们的家……
  
  江若涵从小就奢望能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。
  
  家里有她,有她的丈夫,还有她的孩子。。
  
  第129章要不要我帮你洗
  
  每天她会在家里做饭,等着丈夫和孩子回家吃饭。
  
  周末的时候就和他们一起出去爬山,旅游,看电影。
  
  这个愿望她梦想了很多年,现在有个男人对她说,带她去看他们的家。
  
  很快她就能有属于自己的家了吗?
  
  走进别墅,阮逸风打开所有的吊灯,带着她参观这个欧式贵族风格的房子。
  
  厅,厨房,旋转楼梯……
  
  卧室,书房,阳台,琴室,全都装潢美。
  
  走在这里,就感觉像是走在皇宫里一样。
  
  江若涵带着虔诚的心,认真的欣赏这里的一切。
  
  她梦想着,要是结婚后和他住在这里,一定会很幸福。
  
  阮逸风最后带着她走回卧室,站在暖黄的吊灯下,他搂着她的腰,轻柔的说道:“从今天起,我们就住在这里,这里就是我们的家。”
  
  “我们一起?”
  
  “对!”不然她还想和谁一起。
  
  江若涵望了望那张大,的尺寸,足够睡下好几个人。
  
  卧室里的衣帽间有两个,风格明显不同,一个一看就是男士的,一个是女士的。
  
  的枕头也有两个
  
  这里显然是要住两个人才对。
  
  难道他是想现在就和她吗?
  
  “你和我都住在这里?”江若涵不安的问。
  
  “嗯。”阮逸风笑着点头,“我们现在在一起了,就该住在一起。若涵,我已经有很久没有抱着你睡觉了。”
  
  “可是……”
  
  “可是什么?”阮逸风眼底暗沉,嘴角的笑意瞬间消失不见。
  
  江若涵抿抿唇,鼓起勇气说道:“可是会不会太快了。”
  
  刚确定了关系就,这怎么都超出了她的想象范围。
  
  “一点都不快。”阮逸风低下头,着的亲了亲她的嘴唇:“你知道我等了多久吗?”
  
  他拉着她的手按在他的口,让她感受着他的心跳。
  
  “我等了很久很久,你要是让我离开你,我会疯掉的。”
  
  江若涵微微睁大眼睛,有这么夸张吗?
  
  “是真的。”阮逸风突然把她抱起来,朝着大走去,然后把她放在,他俯身撑在她的上方。
  
  “你忘记了过去的事,可是我没有忘记。若涵,你知道我有多想和你在一起吗?”
  
  江若涵望着他,不知道该如何回答。
  
  阮逸风握着她的手,在她的手背上留下一个吻:“我希望每天每时每刻都能和你在一起,更想把你揉进我的身体里,永远不和你分开。”
  
  “阮逸风,你怎么突然肉麻起来了。”江若涵忍不住笑道。
  
  在今晚之前,他还挺正经的。
  
  可是先前他们确定关系后,他整个人突然就变了。
  
  变得很肉麻,很煽。
  
  还很黏糊人。
  
  现在的江若涵是没有谈过恋爱的江若涵,她认为两个人谈恋爱,就是拉拉手,偶尔拥抱一下。
  
  连接吻都没有想过。
  
  可是刚跟他确定了恋爱关系,他不但抱了她,用力吻了她,现在还要和她住在一起。
  
  最近行一种词叫闪婚。
  
  她感觉他们就是在闪电般的恋爱,在很短的时间把一切都给经历了。
  
  也许是因为他是她前夫的关系吧,她到没有太排斥这种快速的恋爱方式。
  
  可是她还是感觉很快了。
  
  阮逸风笑道:“我哪里肉麻了,我还感觉我对你还不够好。”
  
  “你对我很好了。”
  
  “是吗?有好到让你想嫁给我的冲动吗?”
  
  “……”江若涵的承受能力又提升了一个档次,他都还说到了结婚。
  
  其实他是一个很好的结婚对象。
  
  嫁给他,总比随便选一个不了解的男人嫁了好。
  
  但是……
  
  “我们今天才在一起,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好吗?”
  
  阮逸风看出了她的紧张,他低头吻一下她的嘴唇,浅笑道:“好,我不逼你。”
  
  江若涵顿时露出开心的笑容来。
  
  “不过今天晚上我们还是要睡在一起!”
  
  “啊?”
  
  阮逸风搂紧她,扯过被子盖住两人,他哈哈笑道:“别紧张,我只是抱着你睡,不对你做什么。”
  
  “……”江若涵无语的瞪他一眼。
  
  阮逸风又突然压住她,“可是还是要做一点什么才行!”
  
  那就是接吻。
  
  不能碰她,接吻总可以了吧。
  
  现在他就只能靠接吻来满足自己了。
  
  江若涵看清他的意图,咯咯的笑着闪躲,不过她不是他的对手,最终还是被他狠狠吻了一番。
  
  翌日早上醒来,偌大的就只有江若涵一个人。
  
  空旷的房间没有阮逸风的影子,江若涵对这个陌生的环境顿时充满了不安。
  
  她忙下,就看到阮逸风裹着巾从室里出来。
  
  江若涵不着痕迹的松了一口气,看到他,她安心了很多。
  
  “衣服我已经让人给你准备好了,你要不要洗个澡?”阮逸风一边擦着头发,一边问她。
  
  “好。”昨晚她就没有卸妆,也没有洗澡,的确该洗一洗。
  
  “进去洗吧,我让人把衣服给你送来。”
  
  “嗯。”江若涵朝着室走去,阮逸风突然拉住她的手,温柔的问她:“昨晚睡得好吗?”
  
  昨天晚上被他搂着睡了一晚上,这还是她第一次被男人抱着睡觉。
  
  总之她到现在脑子都是飘乎乎的,跟很多刚开始恋爱的人一样,感觉自己像是新生了似的。
  
  “很好。”江若涵惜字如金的吐出两个字。
  
  阮逸风知道她是害羞了,还不适应他们的恋爱关系。
  
  他笑着轻啄一下她的嘴唇,才放开她的手,让她去洗澡。
  
  走进室,江若涵就发现室里的沐用品有两份。
  
  一份是她用的,瓶子都没有拆开。
  
  一份是阮逸风用的。
  
  其他洗漱用品也有两份,他早就在这里准备好了一切,就等着她住进来了是吗?
  
  江若涵正发着呆,室的门突然敲响。
  
  “开门一下。”阮逸风站在外面说。
  
  她走去拉开门,阮逸风把一叠衣物递给她,并暧的问:“你的手不方便,要不要我帮你洗?”
  
  “我的手基本上好了。”江若涵接过衣服,忙辩解,“我可以自己洗。”
  
  阮逸风露出夸张的失望神,“好吧,别洗头,小心弄湿伤口。”
  
  “嗯。”江若涵笑着点头,这才把门关上。
  
  她没有用缸,总感觉用缸洗澡太麻烦了。认真洗了身子,她穿着宽松的衣服走出室。
  
  阮逸风已经穿好了衣服和裤子,正在拿着手机打电话。
  
  他说的事是公司里的事,见江若涵出来,他很快挂掉电话。
  
  “有没有把伤口弄湿?”他上前撩起她的刘海,见纱布还是干燥的,他才放心下来。
  
  江若涵微微咬着唇瓣,心里很感动。
  
  她额头上的伤疤基本上快痊愈了,其实弄伤口也没有什么关系。
  
  可是他却如此紧张和在乎,这说明他是真的很在乎她。
  
  自从她醒来到现在,他对她的关心都是无微不至的。
  
  很多细节她自己都忽略了,但是他都能放在心上。所以他对她的好,绝对不是假的。
  
  江若涵心想,或许她真的会和他过一辈子吧。
  
  才和他确定恋爱关系一晚上,她就产生了嫁给他的想法。
  
  可想而知他对她的影响力有多大了。
  
  “一会儿吃了饭我来给你洗头,以后伤口没有痊愈之前,都由我来给你洗,你别自己动手。”阮逸风又说。
  
  他给她洗?!
  
  江若涵惊讶的睁大眼睛,他是什么身份,怎么能给她洗头。
  
  “还是让李婶帮我洗吧。”前面几次都是李婶帮她洗的,她宁愿麻烦李婶,也不敢麻烦他。
  
  阮逸风知道她心里的想法。
  
  他低头惩罚地在她的唇瓣上咬一口,不悦道:“我是你的男人,给你洗头是我的事。你怎么可以要别人给你洗,也不要我给你洗。”
  
  江若涵弯起嘴角,甜蜜的笑道:“我也是怕你没时间,怕耽搁你的工作。”
  
  阮逸风好笑地揉揉她的头,长臂搂住她的肩膀:“你的事就算再小,都比我的工作重要,知道吗?”
  
  江若涵又被感动了一次。
  
  她点点头,嘴角甜蜜的笑容怎么都收不住。
  
  “走吧,去吃饭,吃了饭洗头。”
  
  “好。”
  
  两人来到楼下,李婶已经指挥几个佣人为他们准备好了丰盛的午餐。
  
  阮逸风拉着江若涵走到餐桌前,绅士的替她拉开椅子,让她坐下。
  
  然后他在她的身边坐下,还亲自给她盛了一碗汤。
  
  “先喝点汤,喝了再吃饭。”
  
  江若涵也给他盛了一碗:“你也喝。”
  
  “你喂我。”阮逸风趁机提出要求,“昨天晚上是我喂你吃蛋糕,现在换你来喂我。”
  
  江若涵想到昨天晚上他用那种方式喂她吃蛋糕,她的脸就忍不住红了。
  
  “你还是自己吃吧。”她拿起勺子,低头吃自己的。
  
  阮逸风目光,唇笑道:“你不喂,那就换我来喂你。”
  
  他凑到她耳边,用只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说:“用最慢的方式来喂你吃。”
  
  最慢的方式……
  
  江若涵的脸刷地变得更加通红,她羞恼的推了推他,嘀咕道:“我肚子了,快点吃饭吧。”
  
  “若涵,我的肚子也饿了。”
  
  此‘饿’非彼‘饿’。
  
  他的口气实在是太暧了,还充满了邪恶。
  
  她不想误会都不行。
  
  李婶他们还在不停的上菜,要是阮逸风突然做出点什么,被他们看到就丢人了。
  
  江若涵没有办法,只好端起他的汤碗,舀了一勺汤凑到他嘴边。
  
  阮逸风很配合的张开嘴,喝了一口汤。
  
  “好喝。”他低声赞美,江若涵的心跳有些加快。
  
  他说好喝的时候,眼眸是一直盯着她的。
  
  他的眼神黑沉幽暗,就好像野在紧紧盯着自己的猎物。
  
  他说好喝,好像不是在说汤好喝。而是在说她喂给他,他就感觉很好喝。
  
  阮逸风太会撩拨她的小心脏了。
  
  江若涵强制镇定,又舀了一勺汤给他喝。
  
  “真的很好喝,再来一口,然后让你也尝尝。”阮逸风的话别有深意,江若涵却听不出来。
  
  她喂他喝下最后一口,刚把碗放下,阮逸风突然抬起她的下巴,捏开她的嘴,他的薄唇顿时压了下来。
  
  他含在嘴里的汤悉数进她的嘴里,江若涵吃惊的睁大眼睛,可惜已经晚了。
  
  汤顺着喉咙自动吞了下去。
  
  阮逸风并没有马上放开她,而是抱紧她的身子,来了一个深沉的亲吻。
  
  他放开她的时候,江若涵的脸已经彻底羞红了。
  
  她慌忙去看周围有没有人,幸好李婶他们都不在。
  
  “下次别这样了,被人看到了多不好!”她羞恼的瞪他,可是她的样子却一点威慑力都没有,反而像是在撒娇,让人感觉很可爱。
  
  阮逸风握住她柔软的手,低沉的笑道:“怕什么,在自己家里,又不是在外面。”
  
  自己家里……
  
  他是完完全全把这里当成了他们的家,可是她还认为自己只是一个人。
  
  “你真的要和我在一起?”江若涵忍不住问了一个傻问题。
  
  阮逸风顿时沉了脸,握紧她的手,沉声道:“以后不许再怀疑我对你的真心!”
  
  看他生气了,江若涵也有点慌乱,“我没有……我只是感觉好快……怕你有一天会后悔……”
  
  “和我在一起,你会后悔吗?”阮逸风认真的问她。
  
  江若涵想了想,摇头:“不会。”
  
  她回答得很驽定,可是阮逸风却不敢完全相信。
  
  她现在这样回答,是因为她忘记了他们的过去。
  
  忘记了他对她的伤害,他带给她的痛苦,她才敢这样回答。
  
  然而万一哪一天她记起了一切,就会很后悔现在选择和他在一起了吧。
  
  就算她会想起一切,会有后悔的一天,他都无法放手了!
  
  他已经尝到了和她在一起的甜蜜滋味,就像吸毒一样,已经沾染上,就再也无法戒掉。
  
  所以即使有一天她会恨他的欺骗,他也在所不惜。
  
  阮逸风的眼底掠过一抹不安,江若涵没有看到。
  
  他搂住她的身子,认真的说:“你不会后悔,我更不会后悔!就算你后悔了,我也不后悔!”
  
  江若涵讶异了一下,她没想到他会这样说。
  
  既然他怎么都不会后悔,她又怎么会后悔。
  
  “我不会后悔,放心吧。”
  
  阮逸风这才放开她,又忍不住吻上她的嘴唇。
  
  他是一个接吻高手,每次被他吻着,江若涵的心跳都很快。
  
  她记得以前的大学女同学说过,说接吻接多了会麻孙,做多了也会麻孙。
  
  江若涵却认为,她和阮逸风接吻,永远都不会麻孙。
  
  他每次吻她,她的感觉都会变得更加强烈,从来没有减少过。
  
  所以接吻会不会麻孙,也是要看对像的。
  
  深吻结束后,江若涵的嘴唇都已经红肿了,不过微肿的唇瓣看着更加,魅,颓靡。
  
  阮逸风一直盯着她的嘴唇看,害得她装出一副很饿的样子,不断往嘴里扒拉米饭,就怕他又吻了下来。
  
  男人好笑的往她的碗里夹了一些菜,浅笑的说道:“慢点吃,我现在不碰你。”、
  
  江若涵松了一口气,接着又听他说:“吃了饭再碰。”
  
  “……”她可以一直吃饭不结束,永永远远的吃下去吗?
  
  答案自然是不可能的。
  
  吃完了饭,阮逸风拉着她朝楼上走去,说是去给她洗头。
  
  走进卧室,他就抱着她一阵深吻。
  
  江若涵好不容易等他结束了,抗议的说:“你不要再吻了,我的嘴唇都红肿麻孙了。”
  
  阮逸风搂着她的腰,目光紧紧盯着她,低哑的说道:“我下面不能泻火,那么就只能用上面来纾解一下了。”
  
  “……”为何她发现衣冠这个成语很适合他?
  
  “若涵,现在我才纾解一点点,下面仍然忍得很难受,你说它该怎么办?”
  
  “……凉拌!”江若涵很淡定的吐出两个字。
  
  阮逸风一下子就笑喷了,他的若涵其实是真的很可爱。
  
  以前他没有发现她的优点,所以看她什么都不顺眼。
  
  后来爱上她了,她又不肯好好跟他相,不愿意在他面前透露出她真实的本,所以她几乎不和他这样玩笑的说话。
  
  现在她在他面前是真实的,毫无保留的。
  
  这样的她他很喜欢,非常非常的喜欢。
  
  阮逸风忍住笑意,调侃的说道:“要是把它凉拌了,谁来保证你的【】福?”
  
  这人真的好啊!
  
  江若涵脸皮薄,她推开他,大步朝着室走去。
  
  “不理你了,我自己去洗头!”
  
  “不行,你的头是我的!”
  
  “……”江若涵脚下一个踉跄,险些摔倒。
  
  “咳咳……我是说,你的头只能我来洗。”
  
  “我自己洗!”江若涵回头做了一个鬼脸,笑着跑进室里。
  
  阮逸风恍惚了一下,随即就是失笑。
  
  她现在的心智年龄只有十八九岁,他很庆幸,他认识了她十八九岁的样子。
  
  阮逸风大步走进室,很怕她真的开始动手洗了。
  
  江若涵只是坐在洗头试水温。
  
  阮逸风早就想到了她洗头的问题,提前让人给买好了理发店那种可以躺着洗头的洗头。
  
  就是为了方便给她洗头。
  
  他上前拿过她手里的喷水洒花,低沉的说道:“医生说你的伤口不能沾水,躺下吧,我来给你洗。”
  
  第130章这些都需要你亲自来买
  
  “其实伤口已经结巴了,快好了。”江若涵抬头说道。
  
  “你的额头不能留下疤痕,没有好完全都不能大意。快躺下,我来给你洗。”
  
  江若涵笑着仰躺在洗头上,阮逸风坐在她的头前方,把她的头发轻柔的拨弄进水池里。
  
  他给她找了一条毛巾过来,让她用毛巾轻轻按着贴着纱布的地方,这样就更不会弄湿伤口了。
  
  阮逸风不会给人洗头,可是他很用心,所以他做得很好。
  
  江若涵闭眼享受他的服务,感觉他的手指很轻柔,完全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。
  
  男人有的时候不需要做到世界第一,只需要一个贴心的动作,就能深深的打动女人。
  
  从昨天到今天,江若涵已经完全被阮逸风打动了。
  
  “阮逸风……”她忍不住轻轻叫他的名字。
  
  “什么事?”
  
  “谢谢你。”
  
  男人好笑的问:“谢我什么?”
  
  江若涵笑而不语。
  
  谢谢你昨天的水晶鞋和南瓜车……
  
  谢谢你让我实现了灰姑娘的梦想,谢谢你在十二点以后没有将我打回原形……
  
  谢谢你的关心和体贴……
  
  “谢我什么?”等不到她的回答,阮逸风继续逼问。
  
  江若涵笑道:“谢谢你帮我洗头。”
  
  “那你要怎么谢我,不光是说一句谢谢吧。”
  
  江若涵睁开眼睛,的问:“你要我怎么谢你?”
  
  阮逸风倾身过来,薄唇贴上她的嘴唇:“这样来谢我。”
  
  ……
  
  而且江若涵的头发还没有冲洗,阮逸风没有接吻太久便放开她。
  
  江若涵发现她越来越适应和他接吻了,起码不会再认为接吻是错误的事。
  
  她已经满了二十二岁,是成年人。
  
  可以恋爱和结婚,接吻更是没有问题……
  
  江若涵脸颊微红,躺在洗头上喘气,阮逸风很快帮她把头发冲洗干净,然后用毛巾b起来。
  
  “擦一擦,我去拿吹风机来给你吹一下。”他扶起她的身子,又转身去柜子里找吹风机。
  
  江若涵坐着随便擦了一下头发,阮逸风拿着吹风机过来,调试好温度,站在她的身后轻柔的给她吹。
  
  “付钱去理发店都享受不到你这样的服务。”江若涵忍不住玩笑的说。
  
  阮逸风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,冷酷的说道:“你就是去全世界最高级的理发店也享受不到我这样的服务!”
  
  他可是堂堂阮氏总裁,要不是他心甘愿,就是给他全世界的财富他也不屑为你服务。
  
  江若涵忙点头附和:“你说的对,你的服务是全世界一无二的,也只有我才能享受对吗?”
  
  “那是当然,只有你能享受。”阮逸风很拽酷的点头。
  
  江若涵嘻嘻一笑,心里突然想起一个人。
  
  她听李婶说他有一个前女友,以前感很好,他们刚分手不久。
  
  那么他有为她服务过吗?
  
  不知道为什么,想到他有可能这样贴心的照顾过他的前女友,江若涵的心里就闷闷的不舒服。
  
  他们以前是恋人,做什么都是应该的,她没有理由去管他的过去。
  
  可是,心里还是很不舒服……
  
  不知道为什么,想到他有可能这样贴心的照顾过他的前女友,江若涵的心里就闷闷的不舒服。
  
  他们以前是恋人,做什么都是应该的,她没有理由去管他的过去。
  
  可是,心里还是很不舒服……
  
  “怎么了?”阮逸风关掉吹风机,走到她面前问她。
  
  江若涵摇头:“没事,梳子呢,我想梳头发。”
  
  “我来。”男人去放好吹风机,拿着一把牛角梳过来。
  
  他轻柔的帮她把搅在一起的发丝梳顺,一点都没有弄痛她的头皮。
  
  江若涵心想,不管他和他的前女友过去如何,起码他现在只对她一个人好,这就够了。
  
  她只要他的现在和未来,过去她没法要。
  
  她不贪心,就不要了吧。
  
  想通后,江若涵的心又好了起来。
  
  “你不用去上班吗?今天一直陪着我,会不会耽搁你的工作?”她侧头问他。
  
  阮逸风拢了拢她的长发,低头吻一下她的额头,浅笑:“我打算休假几天,暂时不去上班。”
  
  “休假?”
  
  “嗯,为了庆祝我们在一起,我要休假七天。”
  
  “这也值得你休假?”
  
  “当然,这是大事,必须休假。以后我们结了婚,我休假一个月,陪你出度蜜月。”
  
  江若涵的心里蓦然甜滋滋的。
  
  “你还是去上班吧,那么大一个公司需要你管理,你不去公司怎么行。”
  
  他有这份心意就够了,她可不敢真的让他休假七天来陪伴她。
  
  阮逸风把她拉起来,手臂搂着她的肩膀,带着她走出室。
  
  “公司的管理很完善,不需要我每天去管理。有事他们会给我电话,放心吧,公司不会出任何问题。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“现在呢,我们去买点东西回来。这里是我们的家,还有很多东西需要你来添置,你看你喜欢什么我们就买什么。”
  
  江若涵不解道:“我看这里什么都不差啊。”
  
  “谁说不差了,差很多东西。”
  
  阮逸风拉开卧室的门,带着她继续朝楼下走去。
  
  “差什么?”她真是感觉什么都不差。
  
  阮逸风低头咬着她的耳朵,低沉道:“还差你的睡衣,我的睡衣。你的贴身衣物,我的贴身衣物。这些都需要你亲自来买。”
  
  他说贴身衣物的时候,气息都好像灼热了几分。
  
  江若涵脸颊微红,从昨天到今天,她的脸几乎随时都在变红。
  
  这都是拜他所赐!
  
  “若涵,你的责任很重大。你现在的尺寸你还知道吗?”阮逸风邪魅的问她,没有错过她的任何一丝羞涩。
  
  江若涵不自在的说道:“试穿的时候就知道了……”
  
  她不着痕迹的低头看着自己的。
  
  貌似是大了很多。
  
  上大学的时候她还在穿36b的杯,现在怎么看都不止36b。
  
  “试穿多麻烦,你也不用目测了。你穿杯的,这个我知道。”阮逸风忽然开口。
  
  江若涵猛地咳嗽几下,被他的话给呛到了。
  
  阮逸风轻轻拍着她的后背,含笑的说:“不用害羞,你能长大一些,都是我功劳。”
  
  他每次都卖力的,给她按摩,要是长不大就太亏了。
  
  “咳咳……”江若涵又是一阵咳嗽,她估计会被呛死。
  
  “以后我多努力,努力让你长到杯。”阮逸风很认真的说。
  
  “……阮逸风!”江若涵羞愤得咬牙切齿,他非要跟她讨论这么暧的话题吗?
  
  阮逸风搂紧她的身子,哈哈笑道:“好了,不说你了。下面说说我的z……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阮逸风提前让人b下了整个商场。
  
  车子在商场门口停下,他牵着她的手走进去。
  
  商场里一个人都没有,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可以任由她挑选。
  
  江若涵知道他b下了整个商场,心里很过意不去,只想着早点挑选完,早点离开。
  
  阮逸风说他们都没睡衣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